无标题文档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新闻动态
社会各界为采育镇凤河营村“广西剿匪”烈士刘德仲的亲属共圆寻亲梦
来源:采育镇网站 日期:2018-03-30

       清明节前夕,“广西剿匪”烈士刘德仲的亲属代表刘士元、刘士英等人,在采育镇人民政府、大兴区民政局、广西武鸣区民政局、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152师后代白玉芳女士及媒体等社会各界的帮助下,终于在广西武鸣区找到了刘德仲的纪念碑,圆了“广西剿匪”烈士刘德仲家族三代跨越近70年的寻亲梦。

       为了表达对社会各界的感激之情,清明节前夕,广西剿匪”烈士刘德仲的亲属代表刘士元、刘士英等人分别为大兴区民政局、采育镇人民政府民政科送去一面写有“感恩政府为民心系军烈属,告慰忠魂六十九年见亲人”和“梦寻英魂六十年 民政解难暖人心”的锦旗,此外,还分别为广西武鸣区民政局送去一面锦旗,给白玉芳女士写了一封感谢信,以表达对社会各界圆了他们家族三代近70年寻亲梦的感激之情。

       1949年3月,北京市大兴区采育镇凤河营村刘士元的大伯刘德仲参军,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39军152师南下,参加了衡宝战役解放武冈、广西战役解放柳州以及广西剿匪的战斗。1950年8月17日凌晨,武鸣军分区四二大队(152师454团)八连和龙茗县大队共300多名指战员,围剿号称“东亚民主党”的国民党军政治土匪3股共1000多人。激烈的战斗中,刘德仲和战友们与数倍于我军的匪徒激战,共击毙土匪40多人,俘匪“第二军”军长凌广荣及匪徒50多人,缴获轻机枪3挺、步枪52支和一批弹药。在这场战斗中,刘德仲和他的13名战友光荣牺牲。他们以年轻的生命,捍卫了新生的人民政权。

       刘德仲在家里排行老大,有三个弟弟,其中一个弟弟参军后至今都没有音信。还有两个弟弟留在了家里,一个是刘德友(已故),妻子杨桂兰(已故),育有儿子刘士亮(已故)、刘士明,女儿刘士玲、刘士英、刘士敏。一个是刘德才(已故)、妻子吴西兰(已故),育有儿子刘士俊、刘士元、刘士明,女儿刘艳茹、刘艳侠。刘德友、刘德才生前常跟自己的孩子们说:“你们的大爷啊很小就当兵了,牺牲后,爷爷和奶奶享受军烈属待遇,可是,就是不知道他埋在哪儿了,要是哪一天找到了,你们一定要去看看他。”几十年来,亲属们一直在寻找刘德仲,然而,由于当时他的牺牲地被错登为西藏长龙,从此,他的家人只知道他牺牲了,却不知道他是牺牲在何处,安息在哪里,只知道他参军一去就再也没有回过家。随着1952年152师撤编,他当年在部队的信息也石沉大海,没有了音信,只有他的名字篆刻在广西武鸣翠屏山上的烈士纪念碑上,与73位烈士的英灵日复一日地等待着远方的亲人前来“相见”。

       2017年8月2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39军152师后代、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满族女作家白玉芳女士发现了烈士纪念碑上73位烈士名单,她核对了刘德仲烈士个人的部队信息,确认刘德仲为北京籍烈士,并致电《北京晚报》,请求帮助寻找烈士的亲人,记者刘琳立即刊登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39军152师后代寻找刘德仲和另外二位北京籍烈士亲人的消息。刘士元及亲属在《北京晚报》看到这篇消息后,与《北京晚报》记者刘琳取得了联系。2017年11月14日,白玉芳女士专程来到大兴拜会刘德仲烈士的亲属,邀请刘德仲烈士的亲属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60周年大庆之际前往广西武鸣,参加152师后代于2018年3月19日—23日举办的“剿匪英烈祭”寻亲祭拜活动。此外,白玉芳女士还通过电话把这件事报到大兴区武装部,大兴区武装部把这件事报告给了大兴区政府,大兴区政府把这件事通知给了大兴区民政局,大兴区民政局优抚科科长袁瑞江接到此通知调查核实后传达给采育镇政府民政科科长张怀明,张怀明科长请示镇主管副镇长梁育东。采育镇党委、政府领导反复研究后,按照政策要求,抽调镇民政科吴学军与区民政局优抚科科长袁瑞江一同带领刘德仲烈士的亲属奔赴广西武鸣区、宾阳县、上林县等地,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39军152师后代共六十多人参加“剿匪英烈祭”寻亲祭拜活动,重走当年烈士剿匪路。

       刘德仲烈士家族三代的亲属本以为再也无法找到刘德仲了,但在采育镇党委政府、大兴区民政局、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39军152师后代白玉芳女士及媒体等社会各界的共同帮助努力下,今年清明节前夕,终于在广西武鸣区找到了刘德仲烈士的纪念碑前,拜祭了亲人,撒下了家乡北京的土,圆了“广西剿匪”烈士刘德仲家族三代跨越近70年的寻亲梦,使为建立人民的新广西,为广西各族人民过上安宁、幸福生活而做出牺牲的刘德仲烈士英灵得到了告慰。


相关附件:
相关新闻:
无标题文档
  北京市大兴区采育镇政府版权所有
   联系方式:80272275 政府网站标识码:1101150039
   京公网安备11011502002502 京ICP备15023992号